小鹿茶的“下沉”之战
熊出墨请注意 · 2019-09-05 17:45 · 市场

这两天阿里与茶颜悦色的绯闻在业内外传开,众人议论纷纷,身家千亿的马爸爸原来也爱网红茶。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茶饮店成了网红打卡的必去地点。奈雪的茶、本宫的茶、喜茶、CoCo、小鹿茶......这些念起来朗朗上口的品牌,在各商场扮演者流量担当。其他店铺门可罗雀,茶饮店却是日常大排长龙。

而跟随网红脚步前去的除了一波又一波拔草消费者,还有资本和创业者。

美团点评在《2019中国饮品行业趋势发展报告》中指出,截至2018年三季度,全国现制茶饮门店数达到41万家,北上广深增速达到59%;然而,另一组数据却又反映出一个扎心的现实:2018年第二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一线城市茶饮店关店率是开店率的两倍,高达55%

如此一来,和互联网行业玩家的境遇颇为相似,茶饮赛道高线城市一片红海,低线城市成了希望所在。

天生具备互联网基因的瑞幸先知先觉,低调推出小鹿茶新零售运营合伙人计划。据熊出墨请注意了解,其主要是瞄准三四线城市招募合作伙伴,首批门店将于今年10月中旬开业。携品牌、产品、流量、技术等全套资源,小鹿茶的独立发展无异于打响了下沉市场的第一枪。

下沉之战一触即发

年均购买14.3杯,每杯均价15.2元,中商产业研究院通过对全国25个城市的15-45岁消费者采样统计得出结论——中国现制茶饮市场规模接近千亿元。

嗅到茶饮市场真香,资本于2015-2018年间密集出手,直接促成大量品牌崛起。以2018年为例,据投中网统计,虽然资本投资热情有所回落,2018全年茶饮赛道融资金额仍在20亿元以上。

到了今年,市场格局明朗,头部品牌领跑优势确立,茶饮市场似乎要演变为巨头的牌桌

7月8日,晚点LatePost报道称喜茶即将close一轮新融资,腾讯、红杉领投,估值达90亿人民币;近日,茶颜悦色又与阿里扯上关系;二马之外,赴美上市的瑞幸7月份上线小鹿茶,向茶饮市场进军。

故事总是充满转折,当大家以为市场窗口逐渐关闭之时,小鹿茶伸手一指,用新零售运营合伙人计划成功把行业注意力转移到了下沉市场。

一方面,下沉市场被主流品牌选择性忽略。

为打造品牌调性,主流茶饮品牌的门店选址多是定在一二线城市核心商圈。喜茶最具代表性。喜茶官网可以查询到,其在国内华南、华北、华东、华中、西南以及西北地区都已布下门店。比如华北地区,目前喜茶进驻了北京、天津、石家庄、郑州、青岛、济南六座城市。

锚定一二线城市开店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换来的是更大的溢价空间。但是,并非所有品牌都适合走这条路。

此前联合利华饮食策划茶公司总监杨顺曾透露,2018年第二季度跟2017年第二季度相比,一线城市茶饮店的关店率是开店率的两倍,高达55%,二线城市关店率35%。相比之下,三四线城市13%的关店率风险明显更小。

另一方面,下沉市场是一座沉默的金矿。

从城市等级来看,我国一线、新一线、二线城市共有49个,这些城市行政面积之和在全国占比5.36%,余下近95%都属于下沉市场。除去一二线城市人口,下沉市场人口规模接近10亿。

经济发展,下沉市场收入正稳步上升。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同比增长7.8%;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6112元,增长6.8%

消费能力提高,茶饮市场随之兴起。《2019中国饮品行业趋势发展报告》显示,城市级别越低,现制茶饮门店数增长就越快速。2018年第三季度,三线及以下城市增速达138%,较北上广深高出79个百分点。即便如此,下沉市场优质供给依然欠缺,用户的需求也远未被满足。

或许正是看中以上诱惑,近日瑞幸在其微信公众号低调开放了小鹿茶新零售运营合伙人入口,有意加入的创业者填写相应信息即可提交合作申请。

三重能力博用户喜欢

美团针对茶饮市场调研后得出结论,消费者主要消费动机是喜欢。想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小鹿茶开拓下沉市场,必须直面这一挑战。有无胜算,我们从三重维度展开分析。

首先是品牌:

瑞幸虽仍处于创业阶段,但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在全国开出3000家门店,覆盖全国40个城市。并登陆纳斯达克,创下18个月IPO的记录。带着今年年底成为中国最大咖啡连锁品牌的野心,已经拥有2280万用户的瑞幸,其小蓝杯、鹿头等品牌元素正为更多消费者所熟知。

7月份上线的小鹿茶,在颜值、品质和营销策略的加持下,迅速引得年轻消费者自发进行新一轮刷屏。随后小鹿茶的各种玩法也紧随年轻消费者喜好,例如熊出墨请注意刚刚写过的刘昊然公仔盲盒和鹿角杯周边,首发当日太过火爆甚至导致瑞幸APP短暂崩溃。

截至目前,微博平台 #陪刘昊然喝小鹿茶话题阅读量已接近4800万,陈都灵、春夏等明星打卡的 #小鹿茶女孩话题阅读量已过1000万。再加上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媒体的传播,小鹿茶品牌累计已有上亿曝光量。

其次是运营:

美团在调研过程中发现,超过半数的茶饮消费者希望商家能够提供预点餐服务。此外,积分、集点等会员服务、支付便利、在线排队等需求也都较为普遍。这些通过数字化运营都可得到解决,而小鹿茶深谙此道。

基于技术驱动,交易全流程的数字化运营是新零售的典型特点。小鹿茶接下来将发布独立APP,同之前瑞幸咖啡一样,用户使用APP在线点单,然后到店自取即可。前端改善交易体验,数字化运营在后端还能提升运营效率。据熊出墨请注意了解,得益于线上线下数据的打通,门店的会员、设备等合伙人都可通过APP一键式智能管理。

最后是模式:

小鹿茶此次提出的计划是新零售运营合伙人,而非大众传统认知中的加盟,集中体现出其对于合作模式的思考。

过往茶饮市场的加盟其实不少都是双输的合作。简单粗暴地授予加盟商品牌使用权,后续加盟门店的运营管理就不再参与或者无暇顾及,各门店之间经营情况差距明显。不仅加盟商的权益无法保障,对品牌也将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小鹿茶采取与合伙人共同经营,风险共担,利润共享的连锁经营模式。品牌管理方和运营方合作开设代运营门店,具体而言,合伙人负责门店选址、装修、人员招募、订单制作,小鹿茶总公司则负责品牌营销、客源、产品研发、供应链、采购、仓储、配送、人员培训等工作。

也就是说,小鹿茶是在向合伙人系统性地输出运营能力。枪响了鉴于此,小鹿茶在招募合伙人时写明了新模式的六大优势:0加盟费、共担风险、品牌背书、优质产品、全域流量支持以及数字化运营。

小鹿茶+瑞幸=

从咖啡到茶饮,相信各位已经看出小鹿茶的打法发生了些许变化,这些变化是源于目标市场以及品牌定位的不同。

与咖啡相比,茶饮下沉至三四线城市的阻力明显更小。咖啡面向办公场景,小鹿茶则是休闲场景。受众群体也存在差异,瑞幸希望咖啡能够占领白领人群的办公桌,小鹿茶定位年轻人的活力下午茶。

用户年龄的下沉、分布地域的下沉,实际上也是瑞幸无限场景战略的延伸。而触达各个消费场景之后,瑞幸咖啡和小鹿茶之间的协同效应就将逐渐体现。举个简单的例子,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日常习惯在小鹿茶门店消费,当到一二线城市时,由于小鹿茶和瑞幸咖啡的会员体系是相互连通,其自然就会被引导至瑞幸咖啡门店。

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此前曾表示,咖啡是一门好生意,更重要是咖啡是一个非常好的抓手。因此,小鹿茶新零售运营合伙人计划的推出可以理解为,瑞幸正在打造第二个抓手。

两个抓手同时发力,或将把瑞幸整体带入新的上升轨道。

上季度财报显示,瑞幸各项指标都在改善,预计在第三季度达到盈亏平衡点。小鹿茶在下沉市场的扩张,短时间内也许无法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太多贡献。但把时间轴拉长,待规模铺开,小鹿茶的价值必将体现。


原创文章,作者:熊出墨请注意。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新农堂获得授权,未获授权违规转载法律必究。农业基地寻求报道,请联系新农堂。
分享至:
0 0
0
相关推荐
给个点评
登录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价
新农堂小程序

找渠道、找产品、找基地、找资源,上新农堂小程序!

新农堂

新农堂,专业的新农人农业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