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之后,超级物种也“关店”了,鲜生友请老板被抓了!
新农堂 · 2019-07-11 15:04 · 公号原创

2019年,新零售不太平!


“关店”一词,恐成常态,继盒马之后,“超级物种”也迎来了关店时刻。


7月4日,永辉超市旗下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黯然离场。令人唏嘘的是,自2017年11月开业至今,这家门店的存续时间不足2年——这也是超级物种首次关闭线下门店。


微信图片_20190711150941.jpg



※ 永辉:老零售盈利,新零售亏损


永辉自从做了新零售后面临一个尴尬的处境——


原来的永辉一直在盈利,反而是新零售超级物种一直在亏损,而且越亏越多。


对比当初轰轰烈烈的跑马圈地,如今的门店关张,多少显得落寞了些。曾经疯狂时,超级物种提出2018年全国落地100家门店计划,如今目标达成,关店也似不可避免一般,随之而来。


公开资料显示,超级物种是由永辉超市子公司“永辉云创”推出的“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的混合业态,堪称名副其实的“超级”物种。只可惜业态形式虽然博人眼球,却拖累了“永辉云创”成了亏损大头。


据统计,2016年及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达6.17亿元,3年累计亏损超10亿元。无奈之下,2018年12月,永辉超市开始将云创业务剥离,包括旗下控股子公司不再纳入永辉超市合并报表范围,以此稀释其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同时也为永辉云创赋予更多经营自主权。


做生意不是搞慈善,前期疯狂“砸钱”并不意味着后期不求回报。网传今年5月,超级物种内部,包括区总、店长以及各大工坊合伙人等重要岗位,均收到了类似的“最后通牒”:再不盈利,就要下课——归根结蒂,风起云涌的新零售,最终绕不过“盈利”二字的束缚。


微信图片_20190711150947.jpg


其实,一切早有端倪,今年6月,超级物种北京的几家门店纷纷缩减面积,原有的花坊、果坊等工坊部分撤离。包括这次关闭首家门店,其实并非超级物种一家的烦恼,另一家新零售代表盒马鲜生也切实感受到了热度褪去后的冷清——今年5月31日,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被画上终止营业的句号。


“超级物种”给出了类似的解释:“近期上海地区超级物种五角场万达店的门店变化,属于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超级物种目前仍在陆续布局新店以满足更多用户对优质生鲜食材的需求,仅在6月,超级物种就开出了上海青浦店、宁波中体店等新店。”


对于偌大的连锁企业而言,偶尔关闭一、两家门店,实在没什么大不了。不过需强调的是,经过两年“烧钱”扩张期后,放缓脚步关店调整将会成为常态。



※ 杭州鲜生友请管理层被抓


过了几天后,7月9日AI财经消息,杭州生鲜品牌“鲜生友请”管理层张知豪、吴明明、赵帅峰等十多人9日上午被杭州警方抓捕带走,超3亿欠债无踪,或涉嫌合同诈骗罪。


“今天早上杭州市公安局统一组织,余杭分局和西湖分局对张知豪等人立案侦查集中抓捕,张知豪、吴明明、赵帅峰等人全部抓捕归案。”余杭区经侦相关负责人透露。


今年6月以来,张知豪旗下的万淳水机、鲜生友请生鲜店、下榻小灶餐饮店相继发生资金爆雷,至少产生3亿元的投资商欠款、5000多万元的供应商欠款、1600多万元的1000多名员工工资、1000多万元的消费者充值卡欠款。


张知豪等人涉及的罪名目前尚未透露,或存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合同骗取加盟商、供应商资金的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明知无法提供后续服务仍以诱使、欺骗等手段骗取消费者财物,涉嫌诈骗罪;逃避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若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后仍不支付的,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微信图片_20190711150950.jpg



新零售不太平的原因?


一、互联网人降维打击在生鲜领域失效


这些带着互联网基因的“新零售人”,习惯了降维打击,过去确实在很多领域都成功过,但是零售领域,他们撞到了南墙。


零售自有其规律,特别是生鲜,技术能起到辅助作用,但不是靠一个平台就能整合所有供应链的。


当然,“降维打击”的梦想破灭,并不意味着新零售运动所开启的数字化趋势已经失败。一方面,盒马等“新生代”纷纷调整策略,后退是为了更好的前进;另一方面,经过新零售浪潮洗礼的传统生鲜超市企业正在大步向数字化迈进,用新的技术武装自己,“师夷长技以制夷”。


原来懂零售的人,通过技术武装自己,才会更强大。否则技术的滥用,反而会增加成本和降低效率。



二、新零售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以外水土不服


类似盒马、超级物种,这种新零售高端超市的定位,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以外水土不服。


这一点,从盒马关停昆山门店,小象生鲜退出无锡和常州就可见一斑。


以当前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收入水平,符合新零售生鲜超市消费条件的门店区位其实较为有限。2018年拼多多的崛起,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消费升级的这一宏观论述下巨大的区域间不平衡。区域间消费能力和消费意识的差异,决定了几乎不可能用单一模式实现全国性的颠覆。


当然,新零售不止盒马和超级物种,拼多多、社区团购等等其实也是三四线城市的新零售,不同地方需要匹配不同的零售模式,不能一概而论,一个模式复制到全国,这是互联网思维,用在零售业并不合适。



三、“超市+生鲜餐饮+O2O”的混合业态,真的是创新吗?


零售业本身就是很难做的,还要把生鲜餐饮和O2O做好,那是必然很烧钱的。


所以,反问一个问题,盒马和超级物种里面的餐饮店,效率、体验和口味能不能比上楼上的海底捞、外婆家?


如果不能,这种模式就是反商业的!


占据着购物中心最佳的位置,如果不能把利益最大化,那这种模式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混合业态是存在需求的,但如果不能1+1+1大于3,甚至6,那应该重新思考这种混合业态,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零售最传统,但学问也最深,特别是生鲜,从互联网还有其它行业进入的,需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欢迎留言。


(本文由新农堂财哥整编)



原创文章,作者:新农堂。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新农堂获得授权,未获授权违规转载法律必究。农业基地寻求报道,请联系新农堂。
分享至:
0 0
0
相关推荐
给个点评
登录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价
新农堂小程序

找渠道、找产品、找基地、找资源,上新农堂小程序!

新农堂

新农堂,专业的新农人农业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