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苹果创始人刘阿娟:创业5年,我终于治愈了自己
爸爸的果园 · 2019-05-15 10:28 · 市场

爸爸的苹果创始人 阿娟

刘阿娟,淳化本地人,1987年生人,27岁前在媒体行业工作,之后辞职回家创立“爸爸的苹果”品牌。

淳化县,隶属于陕西省咸阳市,位于陕西省中部偏西、咸阳市北部,这里平原广阔,可归纳为“一山、一丘、五原、三沟”,原面大而山地少,沟谷多而水流小,气候属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少雨多旱,这样的地理环境对于果农来说是最优之地,水少、光照足,就意味着果子甜美。

市场上的苹果千千万,但是好吃的苹果却很少。“酸甜合适、脆、有苹果香味,能带皮吃就是好吃的苹果。”说这个话的是淳化县的刘阿娟。

这两天我们园子在种菜,辣椒,黄瓜,秋葵,辣椒,玉米,西瓜,土豆,红薯,向日葵等等。在一些瞬间,我意识到自己终于安定下来,开始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了。

夏天的爷台山美得像秘境,而我们园区就在爷台山最深处。洋槐花包围了整个园区。有时间了就过来转转吧,可以在我们灶上吃饭。过段时间,大概所有的食材就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了。没有用一粒化肥,全部羊粪做基肥,能长多少是多少。我们这才是真实版的《向往的生活》吧。

九顷塬的700亩地都被我们种上了苹果树,这个春天

我2016年许下的愿望:在5年内种52100棵苹果树,作为给这个世界的礼物。提前两年超额完成了。心安了。

从过年到现在,我们公众号再也没有发过文章,最早是忙,没有时间写,后面是我自己挂了,一写就哭,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很多次有头无尾。

先从去日本开始吧。

小年那天我爸三周年。第二天我就奔日本去了。2014年,也就是我刚着手做苹果的时候,我们俩曾认真地讨论过木村秋泽先生的苹果种植方法。我也一直将 “奇迹的苹果”当作自己的榜样和追求。

我去的时候,木村先生因为身体抱恙,没能见到。但他的合作伙伴山崎先生陪我参观了木村先生所有的园子,日本的雪真不是一般的大,果园转完后,小腿肚以下的部分几乎都是木的,冻麻了。山崎先生一路都在前面,趟平了雪后,让我踩着他的脚印走。

山崎先生在弘前的法餐厅里,有一套菜,全部都是以木村的苹果为原料,他们的苹果汤真的是好喝啊。

听了很多他们坚持“奇迹苹果”的小故事,要坚持做一个“傻瓜”真的需要大定力。而山崎和木村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彼此理解且成就。

很多人问我,去日本有没有请翻译。没有。我大二的时候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辅修过一年的日语。那一年的周末,寒暑假都没有休息过,每天来回倒好几趟公家车。学费好像是3000元左右,我爸对于我学习上的需求向来支持,哈哈,觉悟高。谁能想到07年的一笔投资会在19年产生效果。

弘前大学黄孝春教授帮我介绍了日本的苹果技术,产业情况。回国后我们一直在积极准备相关合作。本来计划跑三趟做完的工作,没想到一次就完成了。这种感觉很神奇。

黄教授的博士生谭谦小姐姐,去日本前在国内已经是副教授了,带我去学校附近的一家拉面馆吃饭。老板是一对70多岁的夫妇,老奶奶热情的状态真心很能给人鼓励啊。在日本能看到很多老人平和地在工作岗位上,很多优雅的面孔。

去日本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肯定了自己对爸爸的苹果发展方向的规划。我们还存在于想象中的事情,在日本已经被实现的很好了。我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的规划?

年后,我们很快启动了爸爸的苹果·因果在山 在九顷塬的一期建设。

3月24日在广州的苹果推介会上,爸爸的苹果代表咸阳市做了分享,除了分享我们公司的一些情况外,提到农业企业的顶层设计,制度,标准化业务流程,产品标准化,人才职业素养等问题。而在建园前,我从来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些问题。

我们的农业,真是这个美丽世界的孤儿啊,哈哈哈哈。比如,人才上,奇缺。园区经理这个职位,需要的是一个精通专业知识的“社会人儿”。目前,一个市,真正能把这份工作做好的超不过5个人。

跟土地产生链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做好农业,几乎需要一种宗教般的情怀去做。比如,我们想要种好苹果,就必须得尊重跟这块土地相关的所有生灵,而土地关系又比较复杂。

我们栽树的水是从16公里的水库拉过来,倒进蓄水池,然后在分抽到小水车里面浇给树的。树栽进去的4个小时内一定要浇水,60斤保命水。有天晚上加班浇树到一点多,村民都回去了,我们同事们头上戴着矿灯,手机的手电筒,由于地里比较洼,水车很容易就陷进去了。

当时心里并没有觉得是在做工作什么的,只是觉得要救下午栽的那几千棵树的命。第二天水工队队长跟我说:“姐,昨天晚上你们是在救树的命,我们水工队是拿命在拉水。”

那天晚上我和亓大概就睡了一个多小时,回去在车上我让她先睡会儿,她已经呆呆的了,但还是说自己不困,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怕我开车睡着了。那几天我们俩每天都是晚上1点左右睡觉,第二天5点半起床,早上都能看到爷台山的日出,特别特别美。困的时候就听摇滚歌曲醒神。

有天天气预报报要下雨,我收工后坐在车里等了一个小时,就滴了几滴。我们就差找个龙王庙去拜拜了。

有天早上,我开车到村里,看到刘聪手里拎着一条牛仔裤走得六亲不认,我不知道他要干啥,他把牛仔裤扔进了前面的垃圾桶,看都没看一眼。那一刻,我意识到我们该准备工服了。

4月11日上午苹果树全部栽完,下午便开始下雨。然后一直断断续续地下了20天,我们真的是命好!这些雨不知道救活了多少树。

4月25日去郑州看余平老师的“古早中国”民居摄影展。跟余老师结缘是在9年前了,约了一次采访,但未竟。一直也没有见上,但我一直关注着余老师的动态。2014年我是一人公司,2015年有了几个小伙伴,我们没有租办公室,就在余老师的瓦库里办了会员卡,包间可以免费用。我们产品理念中吸收了不少余老师的思想。

这几年我一直在留意乡村规划方面的案例,国内外实地考察了一些著名案例,也沟通过不少设计师。但最终还是的觉得余老师是最适合的。他的设计本身是有生命的,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美。“土地文明和农村文明远高于城市文明,设计师要做的是服务于农村,而不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来秀技”,余老师。

经过多次沟通和实地考察,原来计划在甲子之年封山的余老师最终决定雕刻九顷塬这块璞玉。

哈哈哈,此处是不是该为我点个赞,经过9年的努力,终于有机会跟自己偶像合作?!

为什么要做美丽乡村规划?讲个小笑话吧。

有天我和九顷塬的张书记在园子里转,他说,公司来了我就放心了,不然过几年我们住在这里害怕。我说是啊,不把村子振兴起来,过几年我们公司在这儿住着也害怕。

现在村子里的常驻人口就30几个,而且都是65岁以上的。

在郑州参加余老师民居摄影展研讨会的时候,我非常触动。那么多人在为中国民居,中国农村的发展殚精竭虑。那天主持研讨会的沈奇教授都70岁了,一主持就是俩小时。他们挂念的是我们灵魂的归宿。

其实,从3月初我情绪就崩溃了。开始哭。断断续续地哭了两个月。那两个月,别人看不见我的时候,我不是在哭,就是在睡觉。

以前以为“心力交瘁”这个词是个文学用词,真正发生了也挺要命的。4月11日上午种完树,下午市上的领导来考察,完了是座谈会。晚上回到西安,车停在小区门口,接了一个电话。准备下车的时候,腰部以下却动不了了。脑袋是空白的,心里很害怕,我不会就这么给瘫了吧?! 呆呆地在驾驶位上坐了30多分钟,解冻了,然后才回的家。

接下来的十天我每天睡20个小时都睡不够。去楼下扔个垃圾却走不回来,说话也喘。去医院体检,项目没有做完,体力不支。最终大夫给的结论是疲劳过度,急性贫血。

没完没了的哭,身体里的水龙头好像被打开了,我却找不到关闭的方法。不哭的时候,一个人坐着也都是发呆。我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个春天迅速老了。

回家看老妈。发现爸爸以前种的一片园子已经被砍了。照例去他坟头坐坐,哭。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五年。我从一个充满恐惧和不安,时常怀疑自己存在意义,缺爱,要爱却不会爱的姑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仅能够爱己爱人,也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可是,我为什么这么难过?大概,所有的经历即使大脑可以忘记,但是身体都会记得,正在跟我进行全面清算。

那天回到园子后,我感觉解脱了。爸爸那一代农民的使命已经结束了,还好,我们已经接过接力棒,新树亦种好。

5月开始,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逐渐稳定。也很少哭了。夏天,比较暖。

5年,我不知道大家身上都发生了哪些变化,如果愿意,可以在留言区分享。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爸爸的苹果”,在做事的过程中治愈了自己,学会了爱和被爱。

而 “爸爸的苹果”也有了自己的生命,喜欢她的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理由,是很多美丽的故事,以后我们再慢慢说。但是一些买树的用户已经开始规划在九顷塬养老的事情了,他们说九顷塬是灵魂栖居地。

爸爸的苹果20年苹果树计划继续,余生很长,20年不短,会有哪些美丽的事情发生,我们拭目以待吧。如果你也想给自己或者给重要的人种棵苹果树。文章来源:爸爸的果园公众号

20年一起走,故事我们自己写


原创文章,作者:爸爸的果园。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新农堂获得授权,未获授权违规转载法律必究。农业基地寻求报道,请联系新农堂。
分享至:
0 0
0
给个点评
登录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价
新农堂小程序

找渠道、找产品、找基地、找资源,上新农堂小程序!

新农堂

新农堂,专业的新农人农业资讯网站